比如这篇 《前夫要娶富家女时,我写信告诉了他一个真相......》: 张春的情

送走磊磊那天晚上,他像个泥雕一样杵在沙发上,突然,他瞪着血红的眼睛问我:你说,是谁把磊磊害死了 我想说那只是个意外,我还没有张口,陈涛就自问自答:对,是那个要游泳的人!如果不是他,磊磊就不会下水,他不下水,就不会死! 接下来,陈涛好像打了鸡血一般,和那个孩子的家长开始了纠缠。对方也失去了心头肉,他们的痛苦一点也不比我们少。 可是,陈涛沉浸在自己的仇恨中,找律师要打官司。 当陈涛从律师那里了解到,这个官司可能根本打不赢,他像一截强撑着的已经腐朽的树桩,在一阵风中,颓然倒地。 陈涛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,时醒时睡。那天,我喊他起来喝点粥,他摇摇晃晃从床上爬起来,盯了我好久,才说:磊磊那天出门,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我肠子早就悔青了,如果我知道会出意外,我会拼死拦着不让磊磊出门的啊! “我那天要是在家,我就不会让磊磊出门!那里有个大水库,你不知道很危险吗 ”陈涛逼视着我说。 我在国企做中层主管,工作比较忙碌,家务和孩子都顾不上。陈涛工作相对轻松,他接送磊磊上学,辅导作业,陪着磊磊打篮球练习书法……很多时候,磊磊跟父亲更亲近。 陈涛要为自己的悲伤找个宣泄的出口,而我,就成了那个出口。 那天深夜,我摸到厨房做三明治。我幻想着,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,我的磊磊还在收拾行装,我在做三明治……我做好三明治就会想起来,那边有个大水库,我就拦着不让他出门…… 我把三明治摆上了饭桌,怔怔地坐着,好像在等着磊磊从他房间出来。 “吱”地一声,磊磊的房门开了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口,眼泪一下子就崩了……然而,走出来的人却是陈涛。 出事以后,磊磊的房间成了我的禁区。陈涛则常常待在磊磊的房间,有时候,他还穿着磊磊的运动衣,抱着磊磊的篮球,一待就是一天。 “吃吃吃!你就知道吃!你害死了磊磊,你还能吃得下去吗 ”陈涛突然窜过来,咆哮着把三明治全部扔进了垃圾桶。 我回到床上,盖上被子,无声地淌眼泪。 陈涛跟进来,一把掀开我的被子:你盖着被子不冷!你怎么不想想,磊磊在那边冷不冷 是啊,我的磊磊在那边冷不冷啊 我突然嚎啕起来,我怕磊磊在那边冷! 陈涛怔了怔,抱着脑袋蹲在地上,他的肩膀纵了纵,压抑的悲鸣从他的喉咙挤了出来……这是磊磊出事后,他第一次哭。 我了解陈涛的痛苦,所以,尽管他一直咆哮着是我害死了磊磊,我也不想回击他。 可是,陈涛怎么就想不到,磊磊是我身上掉下的肉,我的悲恸,有过之而无不及啊!

单位领导考虑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给我放了小长假让我休息。 每天闷在家里,睁眼闭眼都想磊磊,还要忍受陈涛动不动就抛过来的唇枪舌剑,我决定还是回公司上班。 第一天上班,为了让精神看上去好一点,我对着镜子想画个淡妆。 陈涛阴冷着脸盯着我,我涂口红的时候,他拿起一个杯子砸过来,梳妆台的镜子“哗啦”碎了一地。 “陈涛,你干什么 ”我惊叫着喊道。 陈涛狠狠地说:磊磊走了才几天,你就涂脂抹粉,你有个当妈的样子吗 还上什么班 赚钱有什么用 你的心怎么这么狠! 磊磊不在了,我难道每天都要哭丧着脸吗 我要掀起衣服剖开胸口,让每个人看我心头血淋淋的伤口吗 我想反击陈涛,却没张开嘴。我把涂了一半的口红擦了,拎着包走了! 整个手机屏,密密麻麻都是“凶手”两个字。我被这两个字,戳得千疮百孔。 陈涛干脆把工作辞了,他闷在家里几乎不出门。他也不跟我交流,偶尔开口,就用尖酸刻薄的话指责我。 每天到了下班时间,想到要回到坟墓一样的家,我就发愁。后来,我借口要照顾70岁的老母亲,时不时就在娘家住几天。 我妈劝我不要跟陈涛计较,说他只是太想磊磊了。我想到瘦得像竹竿一样的陈涛,心里也不好受,就回家帮他准备些吃的塞到冰箱里。 2019年的春节,陈涛突然一反常态,用少有的温柔的口气跟我商量说,想出门旅行过年。 春节是万家团聚的日子,待在家里也是煎熬。除夕前一天,我跟陈涛出门了。 除夕夜里,躺在酒店绵软的床上,电视里春晚的热闹,把我们衬托得更加孤寂。 陈涛突然关了电视,他有些僵硬地拥住了我:我们……再要个孩子! 我挺直了背,僵住了。我身体一直不大好,而且已经快50岁的人了,我从来没想过再要个孩子……或者说,我知道自己根本生不出来孩子了。 陈涛却像着了魔一样,让我生二胎。 检查的结果,我的卵巢功能已经退化,子宫环境也不太好,自然受孕的几率微乎其微。 陈涛拉着我的手说:我们做试管吧! 看着陈涛期望的眼神,我不忍心拒绝他。 陈涛迫不及待地安排做各项准备,做试管,男方只是取精子,受罪的是女方:我打了半个多月的促排卵针,取卵后又出现了腹水……除了身体承受的痛苦,心理上也格外受煎熬,促排时担心几个泡泡,取卵担心泡泡质量,然后又担心胚胎质量…… 好容易熬到胚胎移植到体内,卧床休息的第30天,我仅仅打了一个喷嚏……就流产了。 我流产住院期间,陈涛一直铁青着脸,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。

我出院后,我妈来探望我,她叮嘱我:流产也是坐小月子,要好好保养身体,可别留下什么病根。你弟媳妇前不久流产,我天天给她煲汤…… “闭嘴!人家怀的是第三胎,不想生了才流产!你闺女呢,好不容易怀上的却保不住!”陈涛在一边,咬牙切齿地说。 我妈讪讪地不说话了,撩起衣襟,擦起了眼泪。 “陈涛,该闭嘴的人是你!”我积郁的怒火终于忍无可忍井喷了。 陈涛怒怼我妈,触碰到了我隐忍的底线。 失去磊磊让我精神遭受了毁灭性的重创,做试管一番折腾下来,我的身体已经羸弱不堪,我再也不想忍受陈涛变态般的精神蹂躏了。 我跟陈涛提出了离婚,他在震惊愤怒之后,痛哭流涕。 陈涛说:试管失败了不要紧,我们可以再试!我不是故意伤你,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……我们得要个孩子,要不将来我们老了,在殡仪馆都没有人签字接骨灰…… 我和陈涛抱头大哭之后,我还是坚持要离婚。 陈涛甚至说,如果我不想再受罪做试管,我们可以抱养个孩子。 我心里明白,我和陈涛的关系,可能不是一个孩子能修复的。他已经把我伤透了,命运的洪流中,夫妻应该抱团取暖相互扶持。陈涛却把我推在他的对立面,把我当成了发泄的靶子。 苦难容易让人暴露本性,陈涛太自私了。 陈涛并没有过多的坚持,他同意了离婚。 我和陈涛有两套房产,离婚时我主动选了小房子。我搬过去以后,不用再面对陈涛,感觉轻松了很多。 我妈要过来陪我住一段时间,我拒绝了。 最终,我都要一个人去面对生活的。 其实仔细想想,生命是一场旅行,同行的人不断地上车下车,没有谁可以自始至终的陪伴我们。 父母和孩子能陪我们走多久,也都是靠缘分,磊磊只是提前下车而已,他来过,陪过我,这就足够了! 我让自己不要太惦念磊磊,因为我听说,如果我太惦记他,他就会受牵绊,不能顺利去投胎。 我慢慢地调整情绪,化解积郁在心中的悲恸。 我收养了一只流浪狗两只流浪猫,我还秀了一整面墙那么大的十字绣,我秀的是一只猛虎在嗅蔷薇。 我听说,陈涛和一个钟点工好上了,看来是真的。 说不清为什么,我眼睛突然就盈满了泪,梗在我和陈涛之间那些过往,忽然就散了很多。 我走到女人身边坐了下来,主动跟她打招呼。她肚子里的孩子,是磊磊的弟弟和妹妹,这么想着,我对这个未出世的宝宝突然也充满了期待。 将来孩子出生了,我要送个大红包。 “是个男孩儿,名字都取好了,叫小磊!”陈涛说。 虽然方式不同,我们都在渐渐地自我愈合!

又一年的高考结束了,我在高考吧论坛发帖留言, 提醒孩子们要远离危险水源,不要结伴在野外游泳……如果不幸发生了意外,千万不要盲目施救,要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,向外界求援! 为了让孩子们重视我的帖子,我放上了磊磊生前的照片,讲了他的事故。 当我一字一句敲下这个意外的来龙去脉时,我觉得磊磊在世界的另一个维度,微笑地看着我。 他一定希望我过得好!一定是的! - THE END - 这是一个专门倾听女人心的公号,也是百万女性诉说隐私的树洞,这里有女性最隐秘的情事,最离奇的遭遇以及1000个女人的内心独白,都是生活的真实展现。 里面每一个女人的遭遇都令人感叹! 比如这篇 《前夫要娶富家女时,我写信告诉了他一个真相......》: 张春的情。人怀孕逼迫他离婚,他的智多星朋友想出了一用烂的套路,将小蔡送进MBA总裁培训班,果然不出所料,被包装过的小蔡在总裁班遇上大款,主动提出和张春分手。张春如释负重。 而天性多情的张春并未因为麻烦而关闭爱情的大门,前脚踹了情。人,后脚又遇上新欢。不过这次张春动了真情,因为对方是富家千金荣小慧。富家千金可不屑和他玩地下恋情。 经过权衡,张春打算放弃家庭,和老婆李芬摊牌。女人真的如衣服,是男人想扔就扔的吗 看女人如何整治渣男,结局出乎你的意料。 看完这篇文章的读者无不拍手叫好,他们这样评论: 再比如这篇 《和老公离婚后,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》: 美女袁圈跟着身无分文的丈夫杨树文白手起家,经过几年努力, 将一家小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大,赚了点钱,买了房买了车,生了女儿。袁圈以为从此就天下太平,安心在家带起了孩子。 男人有钱就变坏,这句话真没说错。有钱的杨树文不例外有了三儿,不仅如此,三儿还找上了门。可惜老天有眼,就在他和三儿如胶似漆的时候,却出了车祸。 还有这篇 《老爸想娶后妈,我用3招让她露出真面目》: 老妈的葬礼上,来了个陌生的漂亮女人,这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没想到,过了几天,又差点在老爸的卧房撞上。 老妈尸骨未寒,老爸就想续弦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,查清真相,我只用这三招,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...... 欢迎进入 , 去倾听1000个女人的诉说。 如果你也有不寻常的经历,或者擅长写周围女性不为人知的故事,欢迎给我们来信倾诉。 还有更多女人的讲述,等你一起倾听。 1远嫁后,我被婆婆逼得走投无路 2男人自述:我是怎样发现老婆出轨的 3为了八万块,被父母逼得在外逃了七年 4小三搬到我家楼下

5大姑姐来我家,把我坑到离婚 ....

 比如这篇 《前夫要娶富家女时,我写信告诉了他一个真相......》: 张春的情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生活百科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