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……我说你啊(你的啊喂喂)(喂喂喂,你在哪里啊)

奈奈现在对调戏晓悠这件事情非常地在行,不知道是能力的加成还是因为和小珊在一起之后自学成才了。不过这种招数没办法反复对晓悠使用。见晓悠不搭理人,奈奈的兴致也失却了大半,“既然你不猜的话就算了,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丢掉的。” 奈奈的flag立地晓悠莫名烦躁。 “不复习的话就给我回去!” “哇你好嚣张啊!”奈奈裹在晓悠的被子里不肯出来,“我好不容易把你的床暖地这么好,你利用完了我就打算直接把我抛弃吗 ” “谁管你” 晓悠把奈奈拎了出去,只穿着一件单薄睡衣的奈奈立刻冻地打了个喷嚏。 “哼哼。这可是你要作死的,晓悠。” 奈奈擦了擦鼻涕,“我明天要是感冒了,到时候你又得照顾我,耽误的可是我们俩的学习进度。” “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厚颜无耻的女人……” “傲娇吗 刚才是傲娇吧 嘴上说着麻烦但是还是会关心我的身体健康吧晓悠 ”奈奈捏了捏晓悠的耳朵,“真是的……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我会这么了解你,你竟然以后还想着和别的女人结婚,难道非要失去我你才会明白我的可贵之处吗 真是个冷漠的社会呢……阿哒哒疼疼疼疼” 赶走奈奈以后,晓悠又一个人学习了一小会。 对奈奈来说, 她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我了吧。 别的地方,别的问题都不敢肯定,但晓悠唯独在这件事上能够打百分百的包票。 竟然无耻到拿我来向我保证…… 晓悠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。 老实说……这种笨蛋交给其他任何人晓悠还真的有些放心不下。 呼…… 不想这些没用的破事了,晓悠揉了揉眼眶。接着便上了床。 床铺……的确是暖烘烘的。 奈奈的体温,还在。 以及,奈奈的味道。 不知不觉间,已经和奈奈发展成了形影不离的地步了。 青梅竹马的关系能持续这么久,想想还挺不容易的…… 就这样。 第二天清晨。 晓悠微微睁开眼睛,赖了大概五分钟的床,然后关掉闹钟,摸了摸还在窝里睡得香甜的夜夜,换了衣服叠好被子起床洗漱。 “绘绘 ” 晓悠敲着妹妹房间的门扉,“你起来了吗 ” …… 自从绘绘回来以后,晓悠每天的**服务就多了一人。 “唔……马马上!我在换衣服!哥哥不准进来!” “知道啦……我去喊奈奈。” “嗯!” 初中部和高中部早晨晨读的时间竟然是一样的,这对习惯了在家吃早餐的绘绘而言一开始还蛮不适应的。好在学校的伙食也并不差,绘绘还挺爱吃的。 据说绘绘现在和半夏成为了同桌,这也算是自己和白芷缘分的连续吧,听绘绘讲两人关系还挺好的。 “……” 最难应付的应该是奈奈了吧。

 “喂……我说你啊

昨晚和她起了点小摩擦,虽然只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这也有百分百的可能成为奈奈赖床的理由。毕竟奈奈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智障。 按照往常一样,奈奈还没有从房里出来。一开始晓悠还偶尔会敲敲门,但现在都是直接开门进去的。 “喂……我说你啊!这一次又想赖床赖到” 奈奈……并没有赖床。 她坐在床上, 有些刚睡醒懵懵懂懂的样子。 但就在她和晓悠视线交汇的那一刹那,晓悠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奈奈 因为,他从她眼里看到的他本身,是一个大大的问号。 夜是夜夜在装神弄鬼吗 不对……刚才不是还和夜夜打过招呼啊 “……” 尴尬的气氛沉默了大概半分钟,最后是奈奈先开了口。 “你是……和我关系很要好的人吗 ” “我好像好像什么也……想不起来了……” 叮。 就在这个时候,久违的系统却响了起来。 “系统提示:限时特典任务已开启。” “点击以查看任务详细提示。”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北京晨峰机电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