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那一晚的经历就跟自己的呼吸般无比真实(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)(每次呼吸还能感受到)

小雨琦是个奇怪的人,不懂音乐却懂得修复乐器,就像自己的女朋友那样,她经常无偿帮他修复吉他,更换琴弦,他也邀请小雨琦来到酒吧听他演唱,酒水费用全记在自己账上,小雨琦每隔几天都会来酒吧,但是郭书瑶的账上却始终都没有挂上过酒水的欠单。 小雨琦将吉他从上至下看个仔细,她无法找出原因所在,小雨琦便向郭书瑶询问情况的发生,郭书瑶尝试着去描叙那天的情形,突如其来的触动,演唱的停顿,还有自己颤抖的手指,一幕幕就像是被割开重组的画面,郭书瑶无法从中找出共同点来。但那一晚的经历就跟自己的呼吸般无比真实。 小雨琦用充满着怜悯的目光看着他,她抚摸着郭书瑶的头发,告诉郭书瑶,你需要简单的休息,你只是太累了,与吉他无关。 听到小雨琦的建议,郭书瑶像是丧失了斗志般,一直待在卧室里睡觉,大多数时候都是处于半梦半醒状态,他没有去思考外面的时间是白天还是黑夜,在卧房关着窗帘是无法感知时间的流动,他有时睁开着眼睛盯着天花板,有时将自己蒙进被子里让自己呼吸困难,只有口渴难耐或是饿到肚子在挣扎着哀嚎,他才起身简单地喝点水,吃些面包。 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天三夜,他再也无法躺在床上消磨时间后,他选择走出房间,此前,他从没试过正午时分在古城闲逛,皮肤已经很久不曾感受过阳光的温暖,让他觉得有些不太真实,他坐在石门的台阶上,周围的游客行色匆忙,拍照留影,分享美食,照着手中的旅游手册找寻着坐标,在郭书瑶眼里,他们都是一群迷路的人。 古城的白天在他毫无知觉间落下帷幕,郭书瑶意识到这点时,他的身边已经聚集着一大堆集体拍照合影的人,照相机灯光的闪烁让他感到恐慌,他连忙起身离开此处。 沱江在夜晚下像一幅飘动的黑色幕布,两岸边建筑物的彩色灯光通明亮堂,却无法照亮脚下沱江的流水,郭书瑶依靠在栏杆边独自迎接着冷风的吹拂。出现在身边的一个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。 女人穿着深色大衣,手上虽然拿着相机,但是却和郭书瑶一样端详江边的风景,和那些对着不停江边拍摄的人不同,她的面孔有着说不出的惆怅,她的情绪比起在酒吧听他唱歌的人还要深刻些,郭书瑶这样感觉到,他走进女人的身边,尝试着向这个女人搭讪。 “你在凤凰古城呆很久吗" 面对着郭书瑶的提问,女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“对啊,你是怎么知道,难道我身上有这样的标签吗。”

但那一晚的经历就跟自己的呼吸般无比真实

郭书瑶轻笑一声,转而望向夜色下深不见底的沱江,"来凤凰古城的人,都会喜欢这里的夜景,但是真正在这里呆久了的人。不会执迷于去拍下这些画面,更多的是一种漫步的心态,去感受周围的一切,相机始终不是人的眼睛,它能留住的,只是单调的夜幕。” “看来你深有领悟。” “哪里哪里,我只是在古城呆的时间比较长罢了,所以能认出一些生人和熟客。” 女人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郭书瑶,“我知道你是谁,留不住酒吧的驻唱歌手,我经常去那里听你的演唱,对了,为什么最近酒吧关门歇业了啊,害得我晚上都找不到能让我休息放松的地方。” “个人原因,不方便透露,不过,你要是待久一点,可能就会等到酒吧重新开业的那天。”郭书瑶低下头,未经清洗的头发竖立在风中。 女人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恩,那看来我还真的要待久点时间了,你的演唱很能带动人们的情绪。”,女人又似乎想起来什么,朝着郭书瑶询问,”那首歌听起来很不错,对了,它叫什么名字啊。我好像在网络上听到过很多演唱它的版本,但是都没有你的演唱诠释得更好。” “这首歌,其实没有名字。”说这话时,郭书瑶有种无可奈何的语气。 “怎么会有一首歌没有名字呢,更何况它还这么好听。”女人表示无法理解。 “据说,这首歌是一个来过凤凰古城的流浪歌手留下的,没有人认识他,也不知道他在这么呆了多久,因为没有人见过他在哪家酒吧演唱过,有一天,他突然闯进一家酒吧,拿着吉他就唱起来这首歌,歌词和曲调非常迷离惆怅,在场的听众都听得如痴如醉,后来这首歌就火了,网络上到处都有人想找到他,但是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,像从没出现过似的,只有他的歌一直在古城传唱着。有人猜测,这个歌者是在古城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所以才有灵感去创作出这首歌曲。” “这个人很厉害呀,来到凤凰的人都是想带走点东西作为念想,而他却是留下一首歌让所有人念想。这样一听,我也很找到这个人啊。” 女人的话触动了郭书瑶心中最柔软的部分,他来到古城,就是想像那个神秘的歌者那样,创作出一首让人广为流传的作品。但是三年的时间,郭书瑶甚至连谱曲的念头都没有动起过,只是一直不停地翻唱着这首歌曲。

这名陌生女人开始谈论着她的过去,女人名叫王暖暖,因为工作的缘故,她感到重压难受,不知道该怎样应对,所以一个人来到古城散心,她在古城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,甚至都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古城的,但她始终都没有找到对现状改观的方法。谈起这些事,王暖暖总是忍不住苦笑,单反相机在手中反复把弄着,对现实纠结的心态显而易见。 “《灰烬》”郭书瑶喃喃念道王暖暖所说的歌曲名。 "爱情中的两人,热情似火,但是到头来,都是被对方的火焰燃烧成灰烬。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吗,和歌词的内容也挺符合的。"女人陷入了对歌名的回味当中。她又转问郭书瑶,“如果是你,你会怎样称呼这首歌。” “我不会给它取名,取名等于占有这首歌曲的归属,它始终不属于我。” “我想,你始终还是想创作出一首属于自己的歌曲吧。” “对,我抛弃一切,来到古城就是这个目的,可是至今都没有得到实现。甚至连怎么演唱那些熟悉的歌曲,都不在状态了。” “你有爱过的人吗。” “曾经有过,但我离开了她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只是觉得不能够待在她身边,和她相处的日子都很温暖,就像一直生活在阳光里那样。但是那样我会忘记自己的方向,所以我不辞而别。现在想想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过她。” “有没有想过她现在的境遇,会觉得后悔这样去对待她吗。” “我一直克制这些想法,一旦后悔,我就又会想着回到她身边,她是个很好的人,所以我不想伤害她,因为有时我都弄不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在酒吧里,我遇到过很多人,有些女人,会在我下班后找上我,她们都是一副半醉半醒的状态,语无伦次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但她们的眼神告诉我,她们渴望温存,我没有拒绝,可是第二天醒来,我又感到后悔,觉得那样对不起她。” “你还会在古城待多久。” “不知道,也许还要三年,或者是三十年都有可能。”郭书瑶望着沱江,情绪像紧绷的琴弦一样脆弱无比,呼吸变得急促无力,他尝试着平复下心情,等他再转头望向身边时,王暖暖已经不在原地,周围的行人络绎不绝,郭书瑶也无法从急促的人群中找到她的身影。 路边的花草自顾自怜地生长着,它们不用害怕被摘采,因为行人根本不会注意,我的经历便是如此。 奇怪的是,我始终不甘心如此,我不甘心这段对我而言难以割舍的经历,就这样被风沙掩埋,失去它原本的光泽。 于是我开始书写,每一个字都是从心头浸透过后才掏出的,连标点符号都有种迷离的伤感,我希望自己的故事所涉及的核心是不言而喻,那样我才能够满足。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北京晨峰机电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