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在深圳周末躺在家里,我觉得更累了]在深圳周末躺在家里,我觉得更累了

在深圳,过着双子城生活的人不少。

在通常的叙事诗中,双城生活,往往是披星戴月长途驰骋的代名词,在零星突发性瘟疫的加持下,这种疲惫容易被无限放大。

当然,事物总有例外,生活也不仅仅是苦涩。

厌倦了两点一线周末平淡24小时保质期生活的阿蒂,毅然决定,以——美元/年的房租,和朋友在惠州租了一间二室海景房,尽情冲浪,从此成了别人口中的“周末浪人”。

“不管怎么说,今年,如果结账48小时或72小时,就过上可以正常移动的生活吧。”阿蒂说。

以下是她的自传。

月租550元,得到了属于周末的房子

做出在惠州租房度周末的决定,大致可以归结为“累”和“贵”两个字。

我从事新的媒体行业,入行的时候只是一片安静的白色。 随着资历和能力的成长,我成为了项目负责人。 需要管理的事情越多,每天在上司同事关系客户中周旋,压力也越大。

去年10月,我因为机缘巧合接触了冲浪,但这不是海面,而是冲浪机器。 站在机器上,开花瞬间的快感,缓解了我一度被工作折磨得抑郁的心情。

于是顺其自然,我爱上了这个极限运动,一边享受冲浪,一边承受着花钱的痛苦。 毕竟这个运动,在深圳必须每小时花费368美元。

因为后来冲浪,我认识了我朋友富裕的妈妈。 我发现惠州不仅有一台一天150元玩的冲浪机器,还有很多海上冲浪点,所以我决定在那里租一套房子。 不愧是旺季一晚上的房费要400元。 租套房的话,来这里住几晚,就可以恢复原样了。 那时,我不认为房租像一晚的房费那么贵。

今年年初,趁着淡季,朋友开始了看房之旅。 淡季性价比太高,可能是没看几套就决定了。

80的两房,一厅两卫小区的房间,配有落地窗海景家具家电,租金6500元/年,合租均衡,相当于月租金270元,算上水电物业,全额计算也在350元左右这在深圳是想不到的。

我们租房之前计算过性价比。 一个月的通行费加上油费房租停车月卡,每人1500元绰绰有余。 如果你开着电车,油费可以省下来吃饭。

把这件事告诉身边的朋友,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 一方面是这个价格,另一方面是我的行动。

有人说,惠州有什么好玩的,除了大海就是大海,而且每个周末往返深惠不累吗? 我和富裕的母亲一点也不累往返。 相比之下,在深圳周末躺在家里,我觉得更累了。

老实说,惠州真的很没意思。 没有淡葡萄酒绿色的club,没有各种各样的夜宵,也没有棋盘式的巡游。

但是,正是因为这里的生活,再简单不过了,我的灵魂才得以喘息,间接地治愈了工作压力带来的抑郁症。

我们很多人遵循同样的模式——去上大学,选择还算喜欢毕业后容易就业的专业,找份高工资的工作赚钱越来越多。

每天都在不断地憧憬未来,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,纠结在物质的欲望和剩下的属于自己的时间的不满中,期待退休后有时间和金钱去做喜欢的事情,但目前,只有不安和不安的疑团充溢在心里。

[在深圳周末躺在家里,我觉得更累了]在深圳周末躺在家里,我觉得更累了 热门话题

如果在深圳努力打工赚钱是为了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,为什么周末不能再等了,现在就把为数不多的时间和精力,用在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事情上呢?

周末在家,享受海边简朴的生活

我们在这里住的可能不止一年,但我觉得这里的装修并不新颖,家具也有点旧,所以我们也决定认真布置这间“周末之家”。

尽力而为,我们把放在客厅的旧沙发搬到了过道里,用来放各种各样的冲浪板,朝着躺沙发就能看到海湾景色的方向移动。

作为一个贫穷的临时工,每次从深圳来,为了省钱,我都会不辞辛苦地把很多东西带到这里。

家里闲置的野餐垫在这里成了发放沙子的工具,车尾箱里没用的皮垫成了狗窝,废弃的快递柜经过裁剪后成了收纳箱,带着蒸煮锅和电饭煲来自己做饭。

在这个家里生活的每一天,都很悠闲。 因为“在惠州没有电脑”的理由,工作被延期到工作日,身体的活动也开始变慢。

基本上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,在早上的一缕阳光里,下楼遛狗回来后吃早饭。 即使躺在沙发上整天无所事事,我也不认为自己在度过浪费的时间。

租的房子在海边,下楼梯步行5分钟就到海边,可以晒太阳。 或者坐电动车,悠闲地享受漫长的海岸线,呼吸着迎面而来的海风。

带着狗们在楼下的草坪上跑了一会儿,也很开心。

日落黄昏时,偶尔也可以碰上牛群在沙滩上悠闲散步。 没有车来车往的声音,也没有吵闹的人。 能听到的只是波浪拍打沙滩的波浪声,这不是不能治愈吗?

所以,我和有钱的妈妈都想周五下班后牵着狗驱车到达惠州,收拾一下睡到第二天,开始享受这里简单悠闲的生活。

任凭阳光海风和海浪的声音,治愈一周的疲劳,调整心情,星期天晚上回深圳打工。

今年深圳零星疫情层出不穷,大家纷纷调侃深圳人保质期只有24小时。 很多朋友在周末的旅行中发现阳性病例与时空交叉,也曾被黄马隔离。 我们更珍惜这样的周末生活。 果然在这里,核酸有时会顺利进行72小时。

周末放下手机,我真的有了自由

但是,辛先生让我们感到自由的是,我们开始成为“周末冲浪者”,也就是工作日打工,周末专心冲浪的人。

其实一开始是为了冲浪机而来的惠州,今年惠州的冲浪机,价格也和深圳一样贵。 在为钱包发愁的时候,我们放弃了一个又一个的洞,选择了有波浪就可以免费玩的海水。

有人说随波逐流是关于自由的流浪。 把手机锁在冲浪店的储物柜里,抱着冲浪板踩着有点热的沙滩,越过白色的浪花,海水从脚踝到膝盖,再到胸部,一点一点地泡在身体里。

趴在冲浪板上进入绿波区的时候,等到好浪开始拨开水追赶浪的时候,抓住浪成功地站在木板上,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体验。 就像脚下的波浪带着你飞速前进,飞翔。

这种速度带来的快感,不像是汽车疾驶时的刺激。 从脚掌传到身体的生动的力量和速度的实际体验,有驾驭波浪的自由感。 这种自由的喜悦会在海上完全忘记时间,除非你看到太阳准备消失在地平线上。

日落之后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上岸,打开柜子拿起手机,你可能会觉得以前每天抱着手机,错过了某些信息的自己像个傻瓜。 因为除了电信运营商和垃圾邮件之外,没几个人在找你。

充满电的手机,外出一整天后,竟然还剩下70%的电力。 然后,为了赶上早上的好机会,晚上10点睡觉,早上7点起床,比以前更有规律地健康。

我们花了6500元在惠州不仅租了房子,还租了简单的周末生活和健康。

在这里,幸福是如此纯洁,瘟疫之下,我的肤色变成了黑色,但心理变成了颜色。

其实生活就像见了好浪,抛开尘世的困扰,喜欢就去追。

用文字祝福

点一下,今年已经不难了!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北京晨峰机电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